华德福教育如何滋养创造力──造访英国最大华德福学校

这裡的小孩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不必赶着长大,他们被准许当个小孩,而且可以当很久……」日本籍由美老师是学校裡的手工艺老师。叁月底的一个星期二早上,春寒料峭但饱满的阳光斜射进手工艺教室的小木屋,带来暖意。木製的手工纺织机前面排着ㄇ字型的座椅,毛衣鉤成的娃娃站在窗台上。十一岁的男孩和女孩安安静静的用两隻棒针织着手上五顏六色的手套和围巾。

由美老师轻声的解释:「十一岁的孩子开始发育,身体在很短的速度裡抽高,很多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会驼着背,因為自己都不习惯这麼快长大。打毛衣一针一线的重复和专注,可以让年轻的身体安静的坐着,离地面近一点、沉稳一点。同时也让快速成长的大脑在此刻安静休息。」由美从一个小籐篮裡,拿出一个手掌大粗毛线织的红帽小雪人:「这是五岁一年级小朋友的作品。他们得从自己锯下小木棒,打磨棒针开始这堂编织课。」

不急,十叁岁再学电脑

距离伦敦坐火车约一个小时,英国最大的华德福学校麦克侯 (Michael Hall, A Steiner Waldorf School)位在伦敦市东南的郊区。起伏的绿色山丘连接着蓝天白云叁百六十度的环绕着校园,彷彿拥抱着四百多个从四岁到十八岁的学生。就像童话故事裡,美丽童年该有的城堡。

「你看!是不是很美?孩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于一生的影响真的很大,」鲍伯(Bob Hamblett)在麦克侯教英文已经二十年。他带着我们走到可以远眺校舍的地方,双手一伸,仿佛把美景亲手送给我们。鲍伯的独生女也在麦克侯读书和成长,现在在香港的艺廊工作。

英国的华德福学校总共有三十一所,目前全部都是独立学校,不接受政府的预算补助,必须靠学费和募款来经营学校。麦克侯一年的学费大约一万英镑(约四十七万台币),一般英国的私立学校一年的学费从一万到三万英镑不等。家长认同教育理念,搬到学校附近的社区,形成共学团体。

去年年底美国《纽约时报》报导,矽谷知名科技公司如Google、eBay、HP、Yahoo!等企业的高级主管不约而同把小孩送到「什么都教、就是不教电脑」的华德福学校就读。这篇报导也在台湾主流媒体编译刊登,引起不少注目和讨论。

我们抵达麦克侯华德福学校时,面对绿意和蓝天,以及学校教室到处可见的朴拙原木楼梯地板和温润的灯光,也忍不住问老师:「这里有电脑课吗?」英文老师鲍伯哈哈大笑:「我们当然有电脑课!」坚持要带我们参观电脑教室。但是,麦克侯的孩子不急,十三岁才开始上电脑课。对于来自台湾、习惯竞争、担心落后的我,亲眼看到华德福「慢学」价值的充分实践,真的是很大的冲击。

二○○五年英国教育与技能部委托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访问二十二所英国的华德福学校。这份报告的结论是,英国华德福学生跟主流学校相比,通过国家学力考试的比率更高。建议英国的主流学校体系可以跟华德福学校学习的特色有八点:

一、 及早引进学习外国语

二、 针对幼龄孩子的主题式教学

三、 强调口语的沟通增强孩子表达和倾听的能力

四、 弹性的课程进度

五、 配合孩子发展历程设计的课程

六、 艺术和创意教学

七、 重视老师的彼此支援,如对于特殊需求的孩子组织团体讨论

八、 合议制的学校行政组织

在台湾,也有许多县市政府考虑引进华德福教育体系。华德福的特色和魅力何在?

在一个变动愈来愈快的世界里,小孩长大成人要面对的环境更为瞬息万变,在《华德福的幼儿教育》一书前言里,英国雪菲尔大学教育学院讲师凯西‧纳特布朗说:「让孩子三岁时像三岁,四岁像四岁,他就能在五岁时做好入学准备。」麦克侯学校网站这么介绍:「小孩长大时须具备创造力、挫折复原力、好奇心和倾听能力……必须先有建全的内在,相信自己可以做好。这些都需要童年来滋养,童年是一段重要的旅程,不是竞赛。」

童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玩」

麦克侯里所有学习的发生,都从孩子的发展开始。

走进幼儿园的教室好像走进小人国。教室外面挂着五颜六色的雨衣、雨裤,木头箱子里堆着雨鞋。「幼儿园小朋友每天都得要去外面玩,不管下雨或是出太阳,」幼儿园老师强调「一定要出去」。陪着我们参观幼儿园的中学部英语老师鲍伯说:「平常这些小小人穿着五颜六色衣服一群群在校园四处探险,是麦克侯最可爱的风景。」

幼儿园教室角落里有木马、小帐篷,小小的开放式厨房和流理台就在教室的一侧。幼儿园里还有少见的男老师,身高超过一百八十公分、肩膀很宽的男老师站在教室门口几乎全部挡住门,他介绍:「教室整个环境就像在家一样。孩子在教室进行其他活动,阿姨煮饭会飘出炊烟和香味。小朋友很自然知道吃饭时间到了,该帮忙准备餐桌。」

华德福教育认为童年是一段特殊时光,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玩」。玩就是幼儿的学习,拿掉幼儿的「玩」等于拿掉幼儿的学习。因此,童年应该受到保护,才能储蓄足够力量,应付未来生活中将面临的问题。麦可侯幼儿园有宽阔的空间和自然接触,四季就是教室。老师带领孩子欣赏大自然美丽、神奇的变化。幼儿园小人国户外有大片的菜园、沙坑和土堆,还有一个跟小孩一般高的土窑,老师带着孩子从自己菜园看到植物生长,自己揉面团烤面包。

从幼儿园进入小学,开始正式学习的旅程。在麦克侯,孩子从七岁到十四岁都由同一位老师带领,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学习」核心是每一个「主要课程」(main course)。「主要课程」是华德福学校在小学阶段最重要的学习主轴。以每三周到四周时间为单位,配合孩子的年龄和身心发展阶段,透过各种不同的角度,既深又广的学特定主题。

譬如,开始寻求独立的九岁小孩,老师会透过维京人的探险故事引导。情窦初开的十四、五岁青少年可以透过希腊悲剧,讨论和情感有关的人生议题,探讨爱与恨、喜悦与沮丧、道德和非道德的极端。

六年级的学生在我们参访的时候,「主要课程」是天文学。已经教书十七年的导师安妮塔跟我们解释:这群起步迈入青春期孩子的人生阶段,如同当年欧洲历史发展从黑暗时期跨入文艺复兴,他们期待挣开枷锁,向往更大的自由。

欧洲在十三世纪迈入文艺复兴时,许多伟大的探险家如马可波罗积极往未知的大陆探索,带回新知识和启发。安妮塔和学生一起探索天文学:「人们到了大海,必须抬头看星星,才能知道自己的所在。这是欧洲开始发展天文学的契机。这年纪的孩子对探索、未知、冒险有很多的想像,可以体会文艺复兴的历史气氛。」

安妮塔安排历史、音乐、自然和德文课与孩子从不同角度学习天文学。「你知道此刻(三月)的晚上,当你抬头往西边看,可以看到维纳斯星非常闪耀明亮吗?仰头看星空,孩子感受和更大的未知世界有一个无形的连结。」安妮塔自己也曾在华德福学校受过教育,她满脸的皱纹刻划着对于传递和分享知识的热情。

麦克侯一角的校园是学校的菜园,平常有园丁负责种植学校午餐的蔬菜。不同年纪的学生也在菜园工作和学习不同的「主要课程」。

五年级的学生正在学植物学,早上在教室上完植物素描。下午时,一个小组四个人负责自己的一块田。上一个星期已经把菜园的田地松好,架好支架,准备要播种豆苗。园艺老师一边跟我们抱歉没有时间陪我们详细解说,一边仔细盯着一个绑着马尾的金发五年级男孩,用手提电钻钉好一排菜园的木头围篱。菜园旁边的教室在大桌子上,正摊开晾着一年级小朋友用各种植物手染的一束束卷卷的羊毛。

没有考试、没有成绩单

华德福另外一个特色就是没有考试。「考试只会让孩子仅仅注意考试的结果,而非学习历程的本身,」六年级的导师安妮塔说。

虽然学校没有考试,但是老师负起监控孩子学习进度的责任。必须符合国家要求不同年纪的识字和数学能力。另外,小学阶段老师会和学生相处长达八年,对孩子的发展和家庭状况熟悉。每一年结束,学生会收到个人年度报告,而非成绩单。

九岁之前的学生,不会有回家作业。九岁到十二岁的学生每天会有不超过半小时的作业。到十五岁左右,每天则会有大约两个小时的专题报告作业。

学习的主题非常广泛,不赶进度、不打分数。华德福学生气定神闲,有一种特殊的自信。

我在参访完从早到晚的编织课、戏剧课、音乐课、种菜课、体育课,不禁有点「着急」的向陪同的老师求救:「请问,我可不可以看一下麦可侯里『正常』的课。就是那种坐在教室里面,老师教、孩子学的那种?」

高中部的地理老师阿列斯(Alastair Burtt)笑着欢迎我在离开前,去他的教室看他为高中生上地理课。阿列斯在华德福教书第三年,他自己的儿子也在这里念中学。他比较自己两个小孩,大女儿在公立学校适应和发展良好,学业成就也很优异。小儿子的学业表现虽然不如姊姊,但对于知识有强大的好奇,喜欢讨论和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主题。

我踏进地理教室的目的原本是观察这堂地理课,但是老师阿列斯介绍我之后,鼓励学生发问。学生针对台湾的经济、历史、语言、宗教以及和中国的关系不停的发问,这一堂台湾历史地理课为这一天的采访画下句点。我真正感受到上午访问地理老师阿列斯时他分享的:「其实我在教室里常常不像是老师,比较像是『与谈人』。引导他们,和他们一起学。」华德福一天,我感受到童年是那么美好和珍贵。